發刊詞

 发布日期:1970-06-01

自神州陷匪,輿圖變色,中華文物,慘遭浩刼,而我東北以淪胥較早,其所遭受之破壞亦遠較各省爲大。同人等鑒於東北地區關係國家民族興衰隆替之鉅,爲響應文化復興運動,致力散佚文獻之搜集整理,並繼續十餘年來研究東北問題之精神,特發行東北文獻季刋。東北文獻之研究肇始於國立東大校友會之倡導,憶於民國四十六年五月曾出版東北研究論集兩種,旋被選列爲國民基本知識叢書之一,爲全國最早響應總統號召研究地區問題之重要文獻。

筆者在東北研究論集序言中有下列敍述:「東北扼海防與陸防之樞紐,當東西交通之門戶,爲我國農業之穀倉,重工業之集中地,又爲日俄戰爭之主要戰場,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導火線。百年以來蒙受着各種苦難與不幸。揆其原因,一方面爰於我國之衰弱,無力控制邊疆,一方面爰於山川形勢衝要,資源物產豐饒,以致強隣垂涎,交互侵略。」

玆就東北地勢國防、土地移民、交通工業、貿易糧食各端,對於我國立國建國之密切關係,加以簡介:

一、東北地勢衝要,屏障內地,就國防言之,爲兵家必爭之重地。日本前陸軍大佐辻政信君於其所著東北兵要一書曰:「東北不只爲中國北方之大門,且爲亞細亞全境之關鍵,如失去東北之屏障,中國亦隨之消失,亞細亞亦無法存在」。語雖激慨,要亦有其事實之論據。

二、東北幅員廣濶,土地肥沃,就人口問題言,爲必不可缺少之移殖地區。以面積而論,佔我國全國總面積七分之一,人口不過三千七百八十萬(民國三十四年統計數字),約佔當時全國總人口十二分之一。可耕地面積百分之三十四,而已耕地祗佔可耕地百分之四十四,祗此卽可容納移民四千萬至五千萬人。

三、東北交通發達,輕重工業極盛,據東北行轅經濟委員會調查研究處統計,東北鐵路佔全國總長百分之四十,煤產量佔全國總量之半數,生鐵儲藏量約佔全國百分之八十,而生產量佔全國總產量百分之八八·二,鋼材佔全國產量百分之九十一,電力佔全國產量百分之六一·一,水泥佔全國產量百分之七一·六,鎂、鉬爲稀有金屬,在我國僅東北生產,硫酸佔百分之八四,燒碱佔百分之六一,硫酸錏佔全國百分之七一·五,撫順油母頁岩儲藏量佔全國百分之五二,佔全國原油儲藏量百分之四五。大豆佔百分之七十,木材生產量佔百分之三五·七,但中國其他地區如西康、青海,森林雖富而無法運出,故在纖維工業上東北仍居獨佔地位。至於輕工業之紡織工廠,東北最盛時達一千七百二十五家,光復前夕仍餘四百六十家。

四、東北貿易出超,爲他省所罕見,糧產中僅大豆與豆餅每年出超卽達美金五億元以上,爲平衡國際收支的惟一地區,東北每年大豆及其製品之輸出,包括豆餅豆油三項合計最高輸出額達四百九十二萬七千公噸。如按市價折合,僅此一端,卽有臺灣歷年最高輸出總額的四倍猶強。

東北糧產豐富,逐年盈餘,假如人口增多,土地開闢,人工技術改進,水利興修,產量可加三倍乃至五倍,可以解決我國糧食不足的恐慌。

由於以上所引證之資料與所具之優異條件,不難窺見其所以造成列強角逐侵奪與所以構成中國生命線之眞諦所在矣。

至於本刋之發行旨趣:

第一、對於地方政治、民族歷史、教育文化、民風民俗、國防交通、財政經濟,以及資源建設方面,作廣泛之研究,並酌量提出建議,使我舉國上下及友邦人士對我東北地區及東北問題、東北文獻的重要性均有深切瞭解,藉以提高鄕人國人對東北問題之研究興趣,庶今後收復及建設東北能謀根本的解決,能作集體的努力,以免重蹈過去失敗的覆轍。

第二、搜集並撰述抗日與戡亂兩大階段之忠烈事蹟,及革命先進之行誼,包括人文資料,方志譜乘,詩文著述,同鄕動態,藉以發揚潛德,昭示後學,且可備信史之采擇。

第三、闡揚並介紹東北涉外關係,及其對於中國生存,東亞繁榮,與世界興盛之重要性,期於大陸光復後促成國際間之開誠合作,俾共謀東北地區之重建復興,而有助於有關各國樂利之發展。

第四、東北爲漢人開發繁殖之地區,(滿人早已同化於漢人),但以地接俄日三韓,人口國防交通土地均有涉外關係,且因歷史相沿,生產貿易財政金融等亦與內地各省不同,故東北文獻之考訂,戰地政務之研究,以及匪黨措施之研判,必需針對地方實際情形,另訂有效實施單行辦法,庶幾反攻伊始,在政府統一原則下,兼顧因時因地制宜,以宏實效。

第五、近年各省市區旅臺人士,紛紛致力文獻之搜求,或影印方誌,或出版叢刋,若干歷史學家亦以地方文獻爲國家民族歷史文化之重要來源,而有識者且資爲增進地方團結之精神堡壘。由於各方人士之具有同一要求,於是在整體聯繫與輔導方面,已有中華民國地方文獻學會之成立。但自大陸陷匪以來,公私藏書與機關檔案多已散失,更由於鄕邦耆舊,半已凋零。致地方文獻之徵集,極感不易,而下一代青年茫然不知桑梓爲何物,益徵吾人責任之艱鉅!所望於地方俊彥者,共同支持此一刋物,除儘可能提供有關資料外,或就所知前賢往行,或當年曾躬與其事,紀其所經,述其所知,樹忠義之儀型,廣鄕邦之文獻,公諸下一代青年,使其臥遊故里,飽嗅鄕士氣息,庶幾耳濡目染、感應薰陶之餘,進而增強其水源木本的思想,激發其愛國愛鄕的情緒,則本刋之發行爲不虛矣。

惟玆事體重大,任務艱鉅,非同人棉力所能肩荷,尙希海內外賢達與鄕黨諸先進,經常惠錫箴言,或予以人力物力之支持,同襄盛舉,藉匡不逮,使本刋欣欣向榮,滋長茁壯。誓竭蚊蚋之微,共濟貞元之會。企予望之,馨香視之!

(王大任於木柵艮園·五九·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