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同乡会

三十八年甘人追随政府来台,迟至民国四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始有正式同乡会的组织,和过去的北京、南京、重庆最大不同之处有三:第一组成份子以民意代表及军公教人员占绝对多数,只身来台的学生反而少之又少;第二来台同乡都和家乡音讯中断,互相接济全无;第三来台同乡大都在此地成家落业。由于以上种种原因,卅年来台北甘肃同乡会比民国以来任何时期都热情而团结,这当然都是诸位大老领导有方,诸位乡长热心服务有以致之,但其中功劳尤大的应推李世勋、王向南、雷震邦诸位乡长,他们几位先后服务的机构都在地点适中的中山南路,先后都担任过总干事,要选世界上最好的同乡会总干事,当真非他们几位莫属。

同乡会虽然办得有声有色,但是同乡会传统性的刊物一停就是二十五年,直到民国六十一年,郭委员立亭作理事长的时候,为“发扬甘肃人文精神,阐述乡贤德业事功,纪录甘肃历史资料,研究光复故乡方案”,由贾湖亭、李世勋、王禹廷、王向南、宋文明等几十位乡长发起创办《甘肃文献》,出版界有一句很流行的行话,“你和谁有仇就叫他办一个杂志”,因为办杂志第一要有人;第二要有钱;第三要有闲。人嘛,甘肃同乡中倒有几枝雷霆万钧的大笔,自由中国三大报——中央、联合、中国时报,都有甘肃人挑大梁,业余作家,也为数不少,照理说稿源应该没有问题,偏偏每期都征不够稿;钱嘛,那就甭提了,一个不营利的刊物,印刷纸张钱全靠捐助,其余的只有白尽义务;最重要的还是乡亲们大都依人作嫁,就是想为文献作点事,尽点力,但都苦于没有时间。文献能够持续出刊十年,我们不能不感谢社长兼总编辑贾湖亭乡长,十年来,从拉稿、编辑、发排、校对、监印、发行,几乎都是湖亭兄一力承当,慷慨赴义易,徒容就死难,激于义愤,一时来一个壮举并不难,要十年长期把时间精神消耗在一件琐碎事务上却大不容易。

学者尝言:西北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发祥地,甘肃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滋生繁衍的中心,我们是甘肃人,应以甘肃为荣,为甘肃努力,更应以国家为念,为国家奋斗。

郭学礼:《庆祝甘肃同乡会成立三十周年》,《甘肃文献》第 19 期,1983年2月1日。

朱桂:《十年辛苦不寻常——祝甘肃文献创刊十周年》,《甘肃文献》第 19 期,1983年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