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乡会

台北市无锡同乡会

自发起、筹备、成立本会至今,不觉已逾十年,十年!十年!这是艰苦的十年!这十年里,先由钟前理事长领导着白手成家,后由陈理事长领导着欣欣向荣,奠定基础,当然,理监事的出钱出力,同乡们在精神经济上的大力支助,会务人员的卖命工作,贡献确实很多,但中间艰辛奋斗的事实,个中苦味,实非我同乡们所能全般了解,值兹本届理监事任期行将届满,我已无能为力继续効劳,爰将发起、筹备、成立本会及工作经过,不避冒渎,据实简要报吿。

重组本会缘由与经过

依据本会沿革,是成立于民国四十年,因人事变迁,会务停顿,主管官署依法撤销,虽经同乡发起重组两次,因意见难期一致,终未吿成。四十八年,由港来台之同乡,身居异乡,需要互助,嘱我将在港领导同乡会之精神,重组本会,我以兹事体大,只好方命。四十九年夏,同乡力嘱筹组,仍未敢应命,但周器之、陈炳南、张定安等乡长,意志最为坚决,且因此而受到责难,日有十数同乡到寓处劝说,不得已,邀请有关同乡聚商,我提出先决问题:㈠未来之同乡会,应真实为同乡服务,㈡任何人不得假同乡会作爲私人工具,㈢同鄕会之急务,首先在敦睦鄕谊力谋团结,㈣发起人不担任理监事职务,㈤如提名选擧,理监事候选人应有全面性代表性,否则自由选举。㈥筹备费用,由发起人负担。承予同意,遂于北平致美楼餐馆洽商,推定我、章星垣、冯作民、庄孟照、张定安、黄显臣、皮一鸣、周器之、马忠良、杨金生、谢霖生、陶涤云、钱德钧等十三人为基本发起人,每人各出筹备费一百五十元,并就教张文伯、杨恺龄、汪祎成、姚冬声等诸乡长,承予赞同,复请侯鼐钊、钟英乡长参加发起,报请主管官署准予筹备,并又分访有关乡长,筹备会假护专正式成立,开第一次会议,推侯鼐钊、钟英乡长为主任委员,侯乡长以健康关系,由钟乡长担任,嗣照主管官署规定的办法,开始办理会员登记,登记的会员为一百六十三人。

责任荣誉驱我献心力

同乡会已经成立,如无实实在在的工作表现,何能取信于同乡,但会内经费无着,有了办公费,没有业务费,接着一件一件的艰苦工作来考验同乡会和考验我总干事,请求救济的,我只有代填申请表带同申请人到社会局求发救济金,作为他们的餐费旅费或医药费,重病的,请淮住院,孤苦无依的同乡死亡,分向同乡捐助葬殓费,钟前理事长亦热心奔走,尝到了啼笑皆非的滋味。有位同乡没饭吃,我商请开菜饭馆的同乡轮流供膳,只因他患有精神病,语无伦次,不受菜馆里的人欢迎,我只好向他们分讨饭皮,送他充饥。苦难同乡露宿街头,被请入警局,我深夜起床前往保释,并为他安排小本经营的设备和稍许资金,还有……记不清,写不完。

会所房产如何购来的

我住在光复路四二〇巷,隔壁在造房子,打了地基久停未动,建造人王咸瑾君,托我帮点小忙,要把一栋房子廉价卖给我,全部费用四万多,另有六万的贷款,先付五千,其余分期付款,侯鼐钊乡长有意在郊区另置产业,我让给了他,嗣钟前理事长要购会所,二老与我洽商同意,再商筹款办法,承理监事及其他同乡的乐助,遂决定购置,可是没建筑执照,不能动工,我带同王君到工务局取出公文,分请承办人及主官签章核准,最后一关,没防空设备,又到民防指挥部参谋长公馆恳请同意,又到办公处请有关人员分别会签,送请主官核准动工,做了一半又停下来,侯老请了二位朋友买了他二栋房子,作为他周转资金,造到二楼,买的人就多了,这样才顺利的完工交屋。钟老要我就近督工,在夏天里的中午,陪他察看建筑情形,穿了拖鞋,一不小心,把三寸长的洋钉触穿我的脚心。

教育奖助如何筹办的

钟老对会务很热心,同意要办教育奖助金,但要我搜集资料研拟挖空心思的办法,理监事会通过了,第一次是理监事们自由认捐名额,没向同乡捐助,不久会务萎缩,陈理事长接任,再重振旗鼓,除了理监事认捐名额外,正式把实际情况函吿有关同乡,请他们分别乐助,经过三、四期,乐助款越来越多,并且有了结余,在每个学期,用各种不同实际的内容,函请同鄕乡随愿支助,在同乡的心目中,认为做得还好,逐渐扩大到海内外的同乡都来支助,现在已有了基金和结余,但不可自满,似应更进一步的为同乡学子前途设想。

无锡乡讯怎样编印的

无锡乡讯,原是周器之鄕乡长发起经办的,办了两期,他去港经营事业,停刊了半年,同乡们一再要求陈理事长复刊,请章乡长任编辑,并兼发行人,理监事认爲为办刊物责任很大,陈理事长要我代他负起编印的工作,我在编排版面和印刷上协助章乡长逐期力求革新,该刊已获得各方好评与重视,更为海外及在台年长与靑年同乡所关切,认有别具家乡风味与亲切之感,可作教育子女之辅导资料,要求多寄份数和提早发出,自复刊以来,从无脱期。

刘公正:《艰苦耕耘的十年》,《无锡乡讯》第15期,1971年1月20日。